法制新聞
檢察機關首次適用缺席審判程序對外逃貪官程三昌提起公訴
  • 文章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 發佈時間:2021-03-11
  • 【快遞大陸】

● 缺席審判,對應的是“對席審判”,是指法院在被告人不出庭的情況下,對案件進行審理和判決。刑事訴訟原則上實行對席審判,只有特殊情況下實行缺席審判

● 缺席審判應當符合司法公正的倫理標準。司法重在取得公信力,公信力建立在證據基礎之上的實體公正和在權利保障原則之下的程序公正。刑事訴訟法對於不出庭的被告人,設定有一系列訴訟權利保障規定,確保其辯護權不因被告人缺席而無法實現

● 對潛逃境外19年的貪污犯罪嫌疑人程三昌適用缺席審判程序是我國刑事訴訟中零的突破,將缺席審判制度激活,實現了“紙面上的法律”向“行動中的法律”的轉變,使之有了實踐的開端,同時也對外逃人員形成實在的法律威懾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蔣安傑

3月8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第二次全體會議,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張軍向大會作最高人民檢察院工作報告。

報告提出,2020年,檢察機關用好法定特別程序,力促追逃追贓。對7名逃匿、死亡貪污賄賂犯罪嫌疑人啓動違法所得沒收程序;首次適用缺席審判程序,對潛逃境外19年的貪污犯罪嫌疑人程三昌提起公訴。

據瞭解,這起案件是在中央追逃辦統一組織和協調下,檢察機關適用缺席審判程序辦理的第一起職務犯罪案件。

建立缺席審判制度

有效打擊外逃貪官

2018年10月26日,刑事訴訟法完成第三次修正。新修改的刑事訴訟法在第五編“特別程序”中專門設置了“缺席審判程序”一章,建立了具有中國特色的刑事缺席審判制度。

據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建偉介紹,缺席審判,對應的是“對席審判”,是指法院在被告人不出庭的情況下,對案件進行審理和判決。刑事訴訟原則上實行對席審判,只有特殊情況下實行缺席審判。這是因為刑事審判涉及個人或者單位的罪責問題,干係重大。

我國缺席審判制度主要應用於貪腐人員外逃案件。由於貪官外逃現象嚴重,在我國實有必要設立缺席審判制度。對於這些外逃貪腐人員,我國需要採取有力措施加以追逃,並通過立法滿足反腐敗以及與國際社會合作的實際需要,缺席審判制度就是為了滿足這一需要而產生的。

張建偉指出,建立缺席審判制度,可以更有效地對外逃貪官進行打擊。因為在對潛逃貪官逃往國進行引渡申請或談判時,一些國家往往會考慮其是否已被該逃出國依法定罪。一旦確定了罪犯身份,根據公約,一般情況下籤約國就有義務支持引渡申請。因此,在世界範圍內通緝腐敗犯罪已成為各國面臨的共同問題,如何有效打擊外逃貪腐人員成為我國設立缺席審判制度重點考慮的問題。

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副院長、國際刑法學協會副主席王秀梅在接受《法治日報》記者採訪時説,缺席審判是對貪污賄賂犯罪案件,以及需要及時進行審判,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核准的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境外,監察機關、公安機關移送起訴,人民檢察院認為犯罪事實已經查清,證據確實、充分,依法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訴。這一制度,是對特殊刑事案件中未出席法庭審判的刑事被告人設置的、為解決其刑事責任問題的特殊審判程序。對我國刑事司法程序而言,這是一項從無到有的全新程序。

首次適用缺席審判

符合法治原則要求

張建偉説,對貪污犯罪嫌疑人程三昌提起公訴,是2018年刑事訴訟法修改確立缺席審判制度以來第一起在同類案件中應用這一審判制度的案件。

張建偉認為,缺席審判制度的應用有着嚴格條件。缺席審判的案件限於貪污賄賂犯罪案件以及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案件中具有某些特殊情形的案件,而非一般案件;對於外逃人員,必須有證據表明被告人身處境外,如果被告人未被抓獲也不知其下落,但沒有證據表明其已經逃往境外的,不能適用缺席審判。程三昌案件符合這一條件,以這一案件作為缺席審判制度應用的開端,符合法治原則的要求。

在張建偉看來,缺席審判應當符合司法公正的倫理標準。司法重在取得公信力,公信力建立在證據基礎之上的實體公正和在權利保障原則之下的程序公正。刑事訴訟法對於不出庭的被告人,設定有一系列訴訟權利保障規定,確保其辯護權不因被告人缺席而無法實現。

缺席審判的適用,要注重被告人的訴訟權利保障。因此,刑事訴訟法規定:人民法院缺席審判案件,被告人有權委託辯護人,被告人的近親屬可以代為委託辯護人。在缺席審判中,被告人未聘請或者其親友也未委託辯護人出庭辯護的,法院應當為缺席的被告人指定法律援助律師擔任辯護人。另外,在缺席審判中,向被告人進行送達也必不可少,但由於被告人逃往境外,有許多人在境外隱匿起來,送達頗為不便。在對逃往境外的被告人進行送達存在一定困難的情況下,法院可以視案件具體情況不同,採取適當的送達方法。不僅如此,對於缺席判決,人民法院還應將判決書送達被告人的近親屬、辯護人。被告人或者其近親屬不服判決的,有權向上一級人民法院上訴。辯護人經被告人或者其近親屬同意,可以提出上訴。

“應用缺席審判案件的一個觀察點是:這一案件的程序運作,尤其是被告人權利保障狀況如何。程三昌案件提供了對這一實踐問題進行觀察的機會。”張建偉説。

檢察機關首次適用缺席審判程序對外逃貪官程三昌提起公訴,張建偉認為意義非凡,檢察機關是公訴機關,缺席審判制度的設計是將該程序的啓動權交給檢察機關。不僅如此,為了保障缺席審判案件的質量及相關司法活動的嚴肅性、規範性,特別規定適用缺席審判制度,需要嚴格把關,其中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案件還需要最高人民檢察院核准。

張建偉認為,程三昌案件是一起涉嫌貪污賄賂案件,雖然不需要最高人民檢察院核准,但是該案還是經過最高人民檢察院指導才啓動缺席審判程序的,這表明作為第一起缺席審判的貪污賄賂犯罪案件,檢察機關嚴謹求實,反映了慎重起訴思想和在案件起訴質量控制方面的認真態度。

“對程三昌適用缺席審判程序是我國刑事訴訟中零的突破,將制度激活,實現了‘紙面上的法律’向‘行動中的法律’的轉變,使之有了實踐的開端,同時也對外逃人員形成實在的法律威懾。”張建偉説。

釋放強烈反腐信號

有逃必追一追到底

據王秀梅介紹,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持有腐必反、有貪必肅,堅持“老虎”“蒼蠅”一起打,反腐敗鬥爭取得壓倒性勝利。2014年至2020年6月,總計從120多個國家和地區追回外逃人員7831人,包括黨員和國家工作人員2075人、“紅通人員”348人、“百名紅通人員”60人,追回贓款196.54億元,有效削減了外逃人員存量。但不容否認,反腐敗鬥爭形勢依然嚴峻複雜,追逃追贓工作已經進入攻堅期和深水區,通過敦促職務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員投案自首的方式,通過引渡、遣返、境外緝捕、異地追訴等國際司法執法合作方式,仍不能有效追回外逃腐敗分子。

王秀梅認為,適用缺席審判程序有多重意義:可以促進及時收集和固定犯罪嫌疑人實施腐敗犯罪的證據,提高對外逃貪腐犯罪人員的懲治力度和效率,破解在反腐敗追逃追贓國際合作中的困境;豐富了國際追逃追贓工作法律手段,極大震懾了拒不歸案的腐敗分子,是反腐敗追逃追贓法治思維和法治方法的突出體現,是運用法律方法提升追逃追贓效力的重要舉措。

“更重要的意義是向外逃貪官展示中央反腐敗‘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堅定決心。”王秀梅強調,這是一個強烈的信號,腐敗犯罪沒有避罪天堂,同時向外逃貪官和企圖外逃貪官表明黨中央在預防和打擊腐敗犯罪中堅持“零容忍、零漏洞、零障礙”的國際合作原則。

張建偉認為,程三昌缺席審判案件具有相關法治從立法到具體實踐的標杆性意義,體現了我國反腐敗工作新的法治途徑在司法實踐中的確立,顯示我國反腐敗的司法努力取得新的成果,織密懲治貪污賄賂犯罪的法網,在震懾腐敗分子的同時也對國內政商官員發揮警示作用,有利於實現國家遏制貪腐、建構清廉的公權力系統的目標。

新聞鏈接

程三昌,原豫港(集團)公司董事長,曾擔任過鄉長、縣長、市長等職務,後擔任河南省漯河市委書記,系河南政壇“明星人物”。因涉嫌貪污犯罪,其於2001年2月外逃至新西蘭,在境外侃侃而談官商經歷和外逃經驗,毫不隱諱地講述其參與權錢交易和買官賣官的違法犯罪事實,影響極為惡劣。

2002年,國際刑警組織發佈紅色通緝令,但程三昌至今未歸案。2020年,最高人民檢察院指導河南檢察機關對其適用缺席審判程序提起公訴,目前正在法院審理中。


遼寧省律師協會 版權所有 © 2003-2015
電話:(024)86618576 86618516 傳真:(024)86618716
地址:遼寧瀋陽市皇姑區崇山東路19號11門 郵編:110032